[幽默故事]雷打不动的的温暖费

  一上班,单位的出纳剑哥就对我们说,领烤火费了。

  差不多年年都会忘记这笔钱,在正冷的时候领这钱,还是感觉很温暖的。

  我问,多少?

  他说,37.5元。

  我说,不可能哟?还是这么多?

  他说,真是这么多。

  我有些生气,问一旁的娟姐道,娟姐,我们这烤火费,参加工作好像就是这么多?

  她说,就是。

  我说,我记得我参加工作就是这么多,我1983年参加工作的。就是说,37.5元,我已经领了29年?

  她说,差不多。

  我有些生气。37.5元,那时相当于一个月的工资,现在,则是相当于少半天的工资。我记得几年前,听过一个县政府办公室的科级干部对此发过牢骚,没想到,他的牢骚,竟然没有引起任何一届县长的注意。

  我大声说,难道我们历届市长们、县长们,对这37.5元,从来没有产生过任何一点思考?与其几十年不动,不如取掉,反正这点钱现在也做不了啥。这点温暖费,到底是在讽刺谁?

  剑哥说,别生气,2012年调了。

  我大喜,问,调了多少?

  我想,不是增加1000,至少也应该是375.0元。

  剑哥说的一句话,差点让嘴中的一口茶把我呛死。他说,长了0.5元,变成38元了。

  2012、1、11剑锋和女友阿美大学毕业5年,感情好得不得了,都恨不得立即私奔结婚。可他们爱情的小船就是驶不进爱的港湾,河道里拦着根大木头——房子。

  每每一提房子,剑锋就如喉咙里卡了根鱼刺,心里那个烦啊,有种窒息感,比疼更难受。

  阿美的爸妈住在城里,都是老职工,自己苦了一辈子,更不想让女儿受苦。没嫌弃女婿是个乡巴老,但要取他们女儿,只提一个条件,必须在省城买套房子。

  眼看阿美快到奔三的年纪了,快成超级剩女,整天唠叨着要结婚,剑锋心里比谁压力都大。父亲十年前去世了,母亲也在去年离他而去,留给他的只是乡下三间老屋和几亩田。打工这么些年,只存了几万快钱,这点积蓄在省城,连个卫生间都买不到啊!

  这天他又被阿美絮叨得心情很差,在网上闲逛,见同城的一家论坛里,有很多没房族都在晒家底。他一怒之下,把自家的那三间老祖屋发了上去,还配了照片。他家在农村,门前有良田,池塘,屋后有竹林,山地,简直就是个世外桃园,可这些都不抵那百来平米的房子能招引凤凰,换来老婆啊!

  最后他一怒之下,写下了:欢迎城里那些个吃饱了想体验民间疾苦的大佬们,换住房,去乡下体验乡土民情。帖子发完,留下了电话,他自己都感觉好笑,没事大白天做什么梦啊!

  一个月后的一天,剑锋正在上班,突然接到一陌生的电话。

  “我是省城一大学的退休教授,有住房一套。在网上看到你乡下的房子了,很满意,想去你老家看看,中意的话可以和你对换。”说话的是个老头,声音很和蔼。

  剑锋一听愣在那好几秒都没反应过,以为是在做梦,要是说他中500万大奖他可能会相信,可指望换房子结婚,他打死都不信。

  “那上面留了地址,你自己去看看吧。钥匙就压在我家窗台的一块砖下面,我没时间让你当猴耍。”等他反应过来,很是不高兴的质问了几句,就匆匆的挂断了电话。没想到两天后,一天他刚下班,就在大门口被一老头给堵住了。

  “我前几天去你老家看了,还住了一夜,真是太清静了,环境又好,我打算和你对换住房。”那老头姓孙,还真是个教授,六十多岁了,两眼发亮,很有精神。

  剑锋一看他不像是说谎的人,一下子来了劲头,但还是有点戒备心,现在骗子比街边的绿化树都多,他心里有个底线,只要一提给钱,就免谈。

  等进了老头的家,剑锋真的有点目眩的感觉,不真实。这是间坐落在市最繁华街的楼面,足有120平米的大房子,客厅大得给人有点空旷的感觉,阳台能晒十几个人的衣服。除了装潢差点,跟不上时代,挑不出任何瑕疵。

  “我无儿无女,爱人前几年也去世了,退休在家一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感觉孤独,这里太吵,我晚上都睡不好。那次无意在网上看到你换房子的照片,我年轻的时候下过乡,那里的景色太美了,很想在那优美的山村里度过余生,你要是愿意,我们各自写个转让书,换房子吧。”孙教授缓缓的说,眼里充满了期待。

  “当然愿意了,你和我换房子至少亏60万,这样的好事我打电灯也找不到,你老可要想好了。”剑锋满口答应,但他也不是傻子,赶忙把话说在前头,怕到时候扯皮。

  “想好了,我这么一大把年纪,有退休金就够了,要那么多钱干什么,只要身体好,环境好,心情好,比什么都满足。”孙教授一脸不在乎,竟然连夜收拾起东西,张罗着要搬家了。

  那晚剑锋是一路狂奔着跑去找到阿美,一连说了五六遍,阿美还是不相信,说他是想结婚,想房子把脑子想坏了。直到剑锋硬拉着她,进了孙教授的家门,她才相信是真的,看来是月老看他们恋爱可怜,变个老头来救鸳鸯的。

  结婚那晚,剑锋喝多了,一帮穷同事闹洞房,逼问他是怎么弄钱买到这么大的房子。剑锋搂着阿美如实回答,却被同事一顿臭骂,说他人原来老实,才刚结婚就学会撒谎了,要阿美以后一定要管紧了。

  “我们家那三间老祖房,有100多年的历史了,我家祖上是地主,你说是不是我家老地基里埋着宝贝?不然人家怎么会拿值这么多钱的房子和我们换。我有时候还怀疑是你爸妈看我们可怜,私下里安排这个老头,故意演双簧,给我换了套结婚的房子。”深夜闹洞房的人都散了,剑锋抱着阿美,一脸的疑惑,在自言自语。

  “别瞎了人家孙教授的人情,你说什么宝贝能值70多万?你别把我爸妈说得那么伟大,我家住是市郊,还没拆迁,他们都只住在破房子里。我哥到现在还没结婚,嫂子那边说没房免谈,还有能力救济你啊!”阿美谈了口气,直到现在她还能感觉到被房子压得喘不过气的压力。

  日子一晃就过年了,剑锋好不容易有几天的假期,他特意带上阿美,买了些礼物,直奔自己的老家。他要去看看孙教授,心里有个疙瘩,感觉孙教授身上有种父爱。

  远远的就能看到他的家,青砖黑瓦,徽式建筑,倒影映在屋前的池塘里,很是美丽。

  大门敞开,烟囱里正冒着炊烟,正在做中午饭。孙教授刚好在家门口,很是热情的给让进了屋。他真是勤快的人,塘边的菜地里种着很多蔬菜,屋后的山地里种着小麦和油菜。

  剑锋走近那扇大门,看了眼窗台,愣住了,怎么也动不了步子,那上面贴了个大红喜字,有人用这房子结婚?

  屋里土灶边坐着位大娘,样子很和蔼,陪着笑,脸上还有红晕。

  “谢谢你啊!把这么好的房子换给我。这位是我刚取的老伴,64年我下放在她的村子,我们相爱了,可后来我回城,父母都不同意这门婚事。后来我们都结婚了,这么些年我都感觉欠她太多,老伴去世十几年了。去年我去下放的村子踏青,遇到了她,得知她的老头子也过世了,子女生活条件也不好,日子过的很清贫,就和她说了我的想法,叫她跟我回城一起过,她说都已经上了年纪了,怕邻居有闲话,再者住惯了农村,累了一辈子,习惯了,住不惯。为这事我一直苦恼,刚好看到你的换房帖子,就换了。真是老天让我有弥补她的机会,现在搬这里,没人认识,有田地,什么都不用买,别提有多好了。我活这一辈子,感觉这才是我真正的生活。”孙教授眼里含着泪,拉着老伴的手,一脸的甜蜜。

  剑锋夫妇俩也被感动了,这一代的年轻人被房子压得喘不过气,整天像蚂蚁一样,可这对老夫妇让他们明白了,什么才是真正的爱。但愿到他们老了的时候,也能像这对老夫妇一样,有个安静的归属。